星游:他对美韩军演不满!

文章来源:小品屋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5日 21:55  阅读:7454  【字号:  】

通过这次赶会,我觉得会上有些东西是需要我们选择性地去玩。因为华丽的外表往往会蒙蔽我们单纯的双眼,贪心的以为我们会得到,其实是需要我们有一定的技能才能完成的,所以我们要有自己的主意呀。不过和爸爸在一起逛古会我也玩得很开心。

星游

不知走了多远的路,忽然,远远的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身影,正翻身跨上三轮车。凭直觉,我感觉那是一个修车的。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我赶紧跑两步。师傅!我叫了一声,那身影停住了,回过头,那张脸在路灯的光线下,是灰色的,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。我的车胎被扎了,能不能帮忙修一下?我试探着问。他没有说话,翻身下了车,把已收好的工具拿出来,慢慢朝我走来。让我看看。这声音充满了疲惫,还有些沙哑。他蹲下身,用长满厚茧的手捏了捏被扎的车胎,然后缓缓站起来,费劲的将车子搬到。我已经快走了一个小时了太谢谢你了!一半出于感激,另一半是想赢得他的同情,但他没有反应,继续干着。

周末,我读了《青海高原一株柳》这一篇文章。这篇文章主要讲了:有一株神奇的柳树,它不是长在其他的地方,而是长在青海高原上。面对着寸草不生的地方,却神奇般的活了下来。这株柳树大约有两合抱粗,浓密的树叶覆盖出百十余平方米的树阴。这株柳树跟灞河的柳树相对比,生活的道路相差何远。这株柳树没有抱怨命运,而是聚合全部身心之力与生存环境抗争,最后在一线希望之中成为了一片绿阴。

我让几只蚂蚁爬到了我的手上,咦?他们怎么连在一起?于是我把它们拿近一看,他们好像在厮杀,不是说蚂蚁搬家,才会下大雨吗?难不成要换成蚂蚁打架,大雨哗哗?我把他们两个家伙拉开说:别自相残杀了,你们拼个你死我活,最后还不是两败俱伤!他们好像能听懂我说话,怒气冲冲的瞪了我一眼,好像在说:别插手我们之间的战斗!小心连你一块打!于是,他们又继续厮杀起来。

下午带上九千块钱当作去中学的学费。老师的语调平和,那张冰冷而又镇定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惋惜。仿佛这种场面她已面对过无数遍。而家长的反应似乎又在老师的意料之中,一个个不是摇头就是叹气,甚至有的握紧拳头恨不得分分钟就打自己的孩子。但我的父母不会做出过激的行为,可比这也好不到哪去。

我望向窗外:落叶随风飘下,只剩光秃秃的树枝,空气凉爽,而我则压抑得很,感觉不到那凉爽的空气。终于熬到了放学

同学们在我们犯小错误时,向我们提出的小建议,我们可能会不耐烦,有时甚至,反驳他们等等。




(责任编辑:闻人巧曼)